“检察官们特别有爱心”

  “检察官们特别有爱心,是她们帮我们发现了2岁女童雯雯(化名)的窘境 ,并协助我们最终成功救助的。”9月13日,上海市奉贤区奉城镇社事社保和社区管理科科长蒋萍英告诉 记者。

  2岁幼女成为“孤儿”

  雯雯是父亲张晓晨(化名)与母亲王芸(化名)的非婚生女儿。

  2013年,张晓晨与前妻离婚,并与王芸建立了爱情 关系,两人同居期间,王芸两次怀孕并流产。2015年,王芸第三次怀孕,若再流产恐有生命风险 ,不得已,王芸选择生下雯雯。但是 ,张晓晨爸爸妈妈 一直不同意二人的婚事,雯雯出生时,王芸与张晓晨已分手。张家拒不供认 雯雯的身份,也不肯 支付抚养费。后经法院判决,张家支付了8000元的抚养费。

  2017年8月,王芸找了新男朋友 李春(化名),准备开始新日子 。然而,张晓晨心生嫉妒,常常 骚扰、纠缠王芸。

  2017年11月19日晚9点30分,李春送王芸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张晓晨。张晓晨要求二人分手,见王芸不容许 ,于是恶狠狠地说了几句挟制 的话。李春拨打了110报警,但民警赶来后,张晓晨现已 不见踪迹。无法 ,李春只好吩咐 王芸“留意 安全、不要出门”。

  然而,十几分钟后,张晓晨又返回王芸家楼下。他看到王芸还一直在与李春打电 话,对他不睬 不睬,于是怒火中烧,拿出随身携带的不锈钢刀,刺向了王芸,王芸当场死亡。王芸爸爸妈妈 听到动态 ,冲到楼下与张晓晨扭打在一同 ,将其制服。

  2岁的雯雯就这样失掉 了母亲,生父也面对 着法令 的严惩,成了没有爸爸妈妈 抚养的“孤儿”。而年迈的王芸爸爸妈妈 每个月 仅有微薄的村庄 退养金,很难抚育雯雯。

  检察官主动帮忙请求 司法救助

  “您好,请问是雯雯的外婆张女士么……”本年 3月的一天,王芸妈妈张女士意外接到了来自奉贤区检察院控申科(现为该院检察六部)检察官王春燕的电 话,问询 王家人是否要为雯雯请求 国家司法救助。

  本来 ,奉贤区检察院控申部门有一个“线索排查机制”。每一天,该部门都会将该院刑事检察事务 部门处理 的案件逐一排查,如发现司法救助线索便会主动、及时联络 被害人及其近亲属。于是,该部门在排查张晓晨案时,发现了雯雯可能需要救助。该院组成了专案工作小组,迅速厘清案情、作出预判,指派检察官王春燕专门负责此案。

  “第一次见到检察官,雯雯有些拘谨,她的皮肤毛糙、小脸被冻得发紫,可能是被冻伤了……”王春燕回忆说,当她看到依偎在外婆怀里的小雯雯,传闻 王芸被屠戮 后未得到任何赔偿、孩子需要抚养、家里经济窘迫等状况 时,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帮孩子”。

  王春燕向张女士做了释法说理工作,并协助 她填写、提交了雯雯请求 国家司法救助的资料 。针对雯雯的冻伤,她还引荐 了一家皮肤病医院。

  很快,雯雯的国家司法救助金批下来了,但王春燕和同事们的心仍然 放不下。她们知道,这笔一次性的救助金对雯雯的成长 而言,只能缓解一时的困难。“雯雯的状态十分 让人心痛,我们要想一想 方法 ,拓宽救助渠道,给孩子营建 一个健康成长 的环境。”王春燕说。

  多元救助开通“绿色通道”

  检察官们没有止步于2万元的国家司法救助,部门负责人何建群和王春燕均与奉城镇、雯雯地点 村相关部门积极交流 ,得悉 上海市民政部门本年 新出台了“窘境 儿童底子 日子 费”政策。

  本年 3月30日,雯雯家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何建群、王春燕等检察官和奉城镇社保科的干部、村支书等。他们送来了2万元的国家司法救助金,还有一个好音讯 ——雯雯可以请求 “窘境 儿童底子 日子 费”。

  这一费用,是上海市民政部门为保障该市因爸爸妈妈 监护缺失、监护不妥 或由祖辈照料等原因堕入 窘境 的未成年人日子 而出台的政策,假如 雯雯的请求 通过,年满18周岁之前,雯雯每一个 月都将取得 1800元的日子 费。

  “对雯雯的境况,我们是通过区检察院了解到的;救助请求 中,也离不开检察官们的大力撑持。”蒋萍英说,依照 政策,雯雯的救助应该由监护人请求 ,但当时雯雯父亲张晓晨现已 被羁押却没有宣判,无法请求 ,需要张晓晨签署委托请求 书。这件事,难倒了雯雯的家人和奉城镇社保科。好在奉贤区检察院控申检察官通过监所部门给张晓晨送去委托书,通过 耐心的解释,张晓晨签署了委托请求 书。

  就这样,雯雯取得 了上海市、奉贤区民政部门的“绿色通道”救助,很快请求 到“窘境 儿童底子 日子 费”。

  “无论是这2万元,仍是 请求 的每个月 1800元,都应当用在雯雯身上。”造访 完毕 前,何建群期望 当地村委会能对救助金的使用进举动 态监管。随后,何建群一行还到奉贤区妇联,就雯雯未来入幼儿园减免学杂费问题进行交流 ,并尝试将雯雯列入“爱心妈妈”部队 ,固定爱心人士每个月 守时 看望。

  7月30日,张晓晨被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